今天除夕,武汉依然在下雨。往窗外看,好像整个武汉都湿透了,冷透了。本该是热热闹闹的日子,武汉却陷入一片死寂中。谁也没料到,新型肺炎会如此可怕。
封城那天凌晨三点,突然在梦中惊醒。打开手机,发现武汉要封城了。一股燥热顿时升起,心慌不能自己。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着。打开朋友圈,发现一位朋友发出来逃离武汉的视频,十分开心。我要走吗,父母会跟我走吗,走了后又该怎么办。思绪乱如麻,疲倦也再次袭来,很快又入睡了。
当再次惊醒,已经是早上6点40。心里的慌乱像碰上了催化剂,剧烈膨胀。天生的危机感让我失去了冷静,赶紧喊父亲去超市买东西。我知道,当武汉人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被封住的时候,慌乱与疯狂将占据他们的内心,食物、水以及其他生活用品必然会被疯抢。
封城之后,各种消息满天飞。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,看着各种各样的资讯,心里乱成一团。有说高速还没封,可以逃出去的。有说物价飙升,一颗大白菜卖到七八十。有些看起来难以相信的消息,在这一刻似乎都有很大的可能。消息被放大,人心也被放大了。
想过逃离武汉吗?
我还真的想过。看到高速还能走的消息,我真地心动过。可是我找不到车,也不知道往哪里逃比较好。我也想过逃回老家,可是我们那个小县城,离武汉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人员流动十分大。更何况,他们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次灾难的可怕,街上普遍都没有戴口罩,各种酒席吃喝更是络绎不绝。我觉得,这不比武汉安全。
这个想法破灭后,我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关在家里。像刻板行为一样,无聊无意义地刷着手机。
到了除夕这天,平平淡淡的,让人感觉不到它有什么特别的。父母一早开始忙着做饭。虽然家里只有三个人,他们还是想做很多菜。他们的心态比我好,对待肺炎的态度也比我漠然很多,或许没有把这个当多大的事情,尽管我已经无数次跟他们强调了。母亲在厨房做菜,父亲帮忙,我像个多余的,脑子里只想着各种肺炎讯息。
我们家其实在还没封城之前,就已经囤了几天的菜。除夕这天,母亲做了不少菜。鸡鸭鱼肉,都是过年的常见菜。而我却总在担心,如果武汉长期封城,食物该怎么办。总的来说,除夕这天,父母是很开心的。他们乐此不疲地在群里抢着红包,在微信上跟人欢乐地聊天,好像在另一个世界里。
而我却像被封住的人。在武汉封城的时候,我也把自己封住了。
我总是在担心在思考:食物不够了怎么办?我们得肺炎了怎么办?没有车怎么去医院?什么时候能解封.....
我的脑子里总被这些问题困扰着,找不到答案,也看不到希望。压抑,迷茫,痛苦,恐慌。(图文:暖喆)
责任编辑:徐虎

Last modification:February 13th, 2020 at 05:10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